据BCG波士顿咨询测算截至2016年1月,全球医疗机器人行业每年营收达到74.7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年复合增长率能稳定在15.4%,至2020年,全球医疗机器人规模有望达到114亿美金。目前,在全球的医疗机器人市场份额中,欧美企业几乎独占鳌头,中国占比市场份额不足5%。在国内,医用机器人仍处于研发或临床试验阶段,实现产品规模化的案例几乎未曾见到。不过近两年来,该行业迎来了政策的春天,企业进入市场的步伐正在加快。医疗机器人全球市场增速快,潜力大,蕴藏深度投资机会。

 

让护士从危险中解脱出来

  用于治疗肿瘤的化疗性药物挥发后具有很强的毒性。护士们每次进入配药室时,必须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上手套、口罩和护目镜,将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全副武装。即便是这样,也很难保证人体和药物完全隔离。一进去就是两三个小时甚至半天,因为裹得太密实,中间有什么急事也不方便出来。

      如果器人正式投产进入临床,护士们将从繁忙而琐碎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有更多的精力与时间照顾病人。机器人虽然还需要人来操作,但人可以站在全封闭设备的外面。平均一台机器配一服药2~3分钟,一台机器最多可以配10瓶药,而一个人可以操作3~4台机器。

  目前国内研制同款机器人的有四五家,其中只有一家已经进入市场,其他均处于研发阶段。

 

  医疗机器人的阻力

  医用机器人正站在政策的风口上。2015年5月,《中国制造2025》战略出台,要求“大力推动重点领域突破发展”,提及的十大领域就包括高性能医疗器械,其中一点就是要求重点发展医用机器人等高性能诊疗设备。

  目前,医用机器人的分类并不统一,不过一个常见的分法是除了上述护理机器人以外,还有手术机器人、康复机器人、移动机器人等。其中,手术机器人产业可谓风险最大,回报也最为可观。

  现在使用手术机器人最多的是大医院的普外科、脑外科、妇产科和骨科等。其中,用于微创腹腔镜手术的“达芬奇”是商业化最为成功的代表之一。自20年前在美国问世以来,“达芬奇”经过几代更迭,现在主要用于心脏外科、泌尿外科、妇科等相关的微创腹腔镜手术,辅助医生多方位观察病灶结构和细节,手术动作更稳定、精细,创面小。但达芬奇等高端医疗器械在国内推广的最大障碍在于手术成本高。引进一套达芬奇的手术操作平台动辄逾千万元,单次手术耗材一套2万~4万元。业内普遍看好手术机器人的前景,关键是成本能否得到有效控制。目前,国内外部分企业的解决方案是简易版的手术机器人,降低手术机器人的制造成本和售价,同时也降低耗材的成本。

  不过,与美妙的前景相伴随的总是曲折的道路。目前,国内医院并不太愿意购买康复、护理等领域的机器人。康复机器人难以做得起来,因为去医院就诊的康复病人太少,愿意为购买这个机器人掏钱的患者不多。此外,国家政策对康复类项目的定价不高,医院不愿投大量资金进去。

  并且机器人只能机械性地完成一些劳动,自由度和人工智能的深度、广度很难与人相比。但毋庸置疑的是,医疗机器人代表了新的方向。

 

  5年后能否成为投资风口

  目前,国内绝大多数的医疗机器人企业还处于研发或临床试验阶段,几乎没有产业化的案例公开过。风投也大多在密切注视,尚未密集出手。

  上个月底,天津大学-威高集团医疗机器人联合研究中心主任王树新在深圳的一次学术论坛上说,5年后,工业机器人的投资热潮会慢慢退去,转而向医用机器人倾斜。

  在达晨创投投资总监任俊照看来,倾斜的范围要扩大到整个非工业机器人之外的服务机器人。他说:“5年后,工业机器人会相对比较成熟,因此成长性就会受到影响;投资潮随之也会消退,进而去寻找新的领域。”

  也有风投人士认为,考虑到研发上的难度,5年还是短了些。

  王培俊在《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中说:“医疗机器人的研发需要临床医生、电子工程师、材料工程师、机械工程师等多人协作。国外创业者人数众多,一个团队可能会囊括临床医生和多个领域的工程师,大多是由临床医生提出需求和痛点,由数个工程师提出解决方案,经过多轮的修改和完善然后逐步定型。国内创业团队多是一两个人,跨学科、跨领域的创作氛围较为欠缺。一旦产品设计存在致命缺陷,对创业企业而言就是灭顶之灾,这也是投资人主要顾虑的。”